澳客彩票网

钳工绝活“马一刀”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农发报 发布日期:2015-10-21 浏览次数:

马兆海,山东省淄博市十大金牌工人,中农发淄博柴油机公司首席技师,主要从事大机连杆的研齿形、研平面、去毛刺、压套、组装及气缸盖的清砂、打压、刷漆工作。因其有把一把刮刀玩得象杂技般的“绝活”,被同行们誉为“马一刀”。

老马,专业研磨20年,手中一把刮刀“稳、准、快”,一刀下去,切削量是1丝还是2丝,绝对丝毫不差;一双敏锐的眼睛就是测量仪,单眼一瞄,平行度、同轴度了然于心。他所从事的连杆研磨,完全是纯手工操作,误差范围却要求在2丝以内,一个呼吸不匀都有可能导致废品的产生。也正因如此,从事这项工作需要极高的职业素养,每一天都要保持精神的高度集中和心态的极度平和,就像一个在刀尖上行走的斗士,容不得半点疏忽。而他,研磨连杆20年,无一废品!而更让人叫绝的是他能够对因长期使用造成变形的废旧连杆进行技术恢复,各项技术要求均达到新产品要求,这无异于让判了“死刑”的连杆起死回生。仅此一项,3年时间内为企业创造价值200多万。

带着好奇,走进中农发集团淄博柴油机公司,在加工一车间的西北角,我们见到了正在挥汗如雨磨连杆(柴油机零部件之一)的马兆海。微胖的身形,随着锉刀的运行轨迹有节奏的前后晃动着,额头上的汗珠也在这晃动中一颗颗滴落在工作台上……

老马看到我们的到来显得有些拘谨,很不像经历过省、市等各种层级比赛的“老资历”。用他的话说,干活没说的,再高的精度也没问题,可一见到背相机的就紧张,就是这么上不了台面,没办法。

在玩笑声中,气氛开始轻松起来。我们也开始打量起老马的着装和工作环境。一身深蓝色工作服,一双胶底劳保鞋。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偶有的干燥部分可以隐约看到一圈圈白色的印记,那应该是汗水反复浸透留下的。工作环境更可称为简陋:一台虎台钳,一把锉刀就是他的全部。其他的检测仪表、量具属于公用工具,一个班组就一套,谁用谁拿。

我们问老马,你的主要工作是什么?老马指了指周边一摞摞排的整整齐齐的有点像大棒骨的工件说,就是跟他们较劲———连杆。连杆负责把活塞的往复直线运动转变成曲轴的回转运动,以便向外输出功率,是柴油机能否将柴油燃烧产生的化学能顺利转化成机械能外输出的关键件之一,可以说是柴油机的咽喉要塞。由于连杆的加工精度要求极高,需要反复经过车床、铣床、磨床、钻床等多道工序加工,仅在老马这里完成的工序就多达20多道。而其中连杆两部分的齿形结合面、外缘圆弧角等部分由于接触面小、工艺复杂、精度高,只能人工研磨。一条连杆需要研磨的齿条数在28对以上,要求两部分齿条对接后,结合面必须达到85%以上,间隙要保持在2丝以内,相当于一根头发直径的四分之一。老马开玩笑说,古人说的一丝不苟可能指的就是我们这一行吧。

对于老马,最拿手的,或者最高超的技术还不是对新连杆的研磨加工,而是对旧连杆的修复。连杆在柴油机上使用一段时间后会因为多种情况造成磨损、变形。之前,只能进行更换。后来老马看着一堆堆报废的连杆感觉很心疼,就尝试着进行修复。受连杆工作环境所限,大都是连杆内圆产生变形,造成工件的报废。老马利用工作之余,开始尝试着用刮刀一点点将内圆修复,平时我们用圆规画个圆都感觉不太顺手,更何况是用简陋的刮刀把直径20多公分,厚度10多公分的内径修圆,难度可想而知。内径修圆了,尺寸也大了。为了保证尺寸,老马还必须将连杆内径两部分结合面的齿条向内修深一部分,去除一部分。这其中的难度,远比着我们拿着尺子裁纸更为艰难。但就是这看似完不成的工作,老马给干成了。修复后的连杆,连检验员都分不出新旧。3年多时间里,老马为公司和用户共修复连杆200多条,实现价值近200万元。

老马从1993年进厂就一直从事大机连杆的研齿形、研平面、去毛刺、压套、组装。他先后取得了钳工初级、中级、高级职业资格证书,也成了公司、地市、省级钳工比赛领奖台上的常客。2008年,老马获得了淄博市金蓝领证书和技师证书,并在当年被公司聘为技师;2011年他又取得了山东省高级技师证书;2013年被公司聘为星级技师;2014年获得淄博十大金牌工人称号,振兴淄博劳动奖章……成为技术狠角色的老马,肩上的责任也逐渐大起来,先后参加了公司210、250、9300等新机型连杆等零部件的试制工作。特别是在9300连杆试制过程中,由于是第一次加工,没有任何技术参考,只能凭借自己以往的经验不断摸索调整。连杆工序多而繁杂,需要在多个设备间来回调整加工。为了做到心中有数,老马从机加工的第一道工序就开始全程跟踪,帮忙协调加工线,给技术人员提改进建议。装机后出现划瓦问题,老马又提出了调整连杆体和连杆盖定位止口的尺寸,减少连杆轴瓦定位槽的长度和深度等改进建议,为新产品的成功研发贡献了积极力量。当时有人调侃老马,你家又不住海边,管得这么宽干啥?老马憨憨的笑着说,我家不住海边,可我家在淄柴,自个儿家里的事能不上心吗?

这就是老马———马兆海,一位在刀尖上行走的技术工人,一位总想着把工作做到极致的老国企职工,一个千千万万产业工人的缩影,一匹为实现中国梦奋力向前的“老马”!